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那一片野菊花

在我的相冊裏,珍藏著一幅照片:長滿野菊花的山坡上,一群天真活潑的小學生簇擁著一位年輕文雅的姑娘,她臉上蕩漾著燦爛的笑意,一如身邊迎風盛放的野菊花……
  時光倒流到20多年前。
  那年夏天,我剛師範畢業,分配到一個僻遠的鄉村做小學教師。
  作為成績名列前茅的畢業生,我被分配到僻遠的鄉村小學,而成績平平的同學都留在城鎮了。(後來才知是鎮教辦主任為了他自己家鄉新辦的學校挖人才,專門到教育局要我來的)不平和失落的心境使我鬱悶、煩躁。當我帶著失落的心情來到小學報到時,我的心更是絕望了,全校只有八位教師,只有我和老校長是公辦的,其他的都是民辦教師,放了學,他們都回家去。校園只有我一個年輕民辦女教師和老校長一家子。
  孤獨、寂寞的心境吞噬著我,幾乎使我窒息。
  那時學校沒有電視,看電視要到村公所裏。晚上的時光只好用來備課、看書、寫信、練字。當時最幸福的事是給遠在城裏讀大學的男友寫信和等他的來信。
  漸漸的,我跟學生和村民熟了,他們待我很熱情。當我沒時間到鎮裏買菜時,鄉親送來新鮮的蔬菜;當我沒柴燒時,學生主動替我砍柴;放學後,學生和當地的青年經常圍著我,聽我唱歌,講故事,聽我彈琴,和我玩遊戲……
  一次,我生病了,同事和鄉親們問候問暖的,學生們還采來一大束野菊花,房間裏頓時芳香四溢,那甜中帶苦的味道讓我仿佛聞到大自然清新的氣息,我感動得熱淚盈眶。
  純樸、濃郁的鄉情感動了我,我孤獨、寂寞的心境變開朗了。我用加倍的努力回報學生和鄉親。我和學生、家長的關係日漸融洽。
  以後,每隔幾天,我的窗臺都會插著一束鮮豔的野菊花。一次放學後,我帶小朋友們到離學校兩裏遠的山坡玩。只見山坡上,道路旁,開滿了黃澄澄的野菊花,一叢叢,一片片,迎風搖曳,就像小朋友們含笑的眼睛,我們都陶醉了,我連忙叫同事拍下這幅美麗的圖畫。
  我把照片寄給他,連同我的快樂。
 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,他的信越來越少,也越來越短。
  第二年秋天,在野菊花即將凋謝,綻放它最後一抹金黃的時候,我收到了他(讀大學的最後一年)的來信,裏面是退回來的我那張在山坡與學生合照的照片,還有幾句分手的歉意之辭。
  我明白了,他不屬於這片天地,不屬於我。就像野菊花不屬於城市,只屬於山坡、路旁一樣。
  
  那天黃昏,我再次來到山坡,野菊花快開完了,只有零星的幾朵,星星點點的,像是離人的眼淚。淚眼迷蒙中,我看到了一朵美麗的野菊花,她在風中挺著嬌弱的身子,昂著頭,執著地綻放著醉人的美麗,她搖曳著,微笑著,仿佛在向我點頭,又似是對我深情的凝視。
  我的心被震撼了,野菊花,雖然,你沒有選擇生存環境的權利,你卻有選擇綻美麗的權利,你有選擇笑對命運的權利,你是以自己的頑強和執著昭示我,是嗎?
  我抹幹了淚水,珍藏了那張照片,也珍藏了我的初戀。
  我把全部精力投入教學和讀書上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那年全鎮統考,我所教的班的成績名列全鎮第一。
  第三年夏天,我踏入了大學之門。臨走的時候,學生們都依依不捨,我和學生都哭了。
  大學畢業後一直在城裏工作、生活。也曾想回去看望那個學校。但聽說我走後不久,那學校就被合併了。
  如今,一晃二十多年過去了,照片有點發黃了,但她留在我心靈底片的色彩永遠是那樣鮮豔奪目,美麗如畫;聞著她,仿佛聞到了清新怡人的大自然氣息,聞著她,仿佛聞到了濃郁、純樸的鄉情…… 
返回列表